关于OA

 

1.开放获取的起源

本世纪初,科技期刊涨价幅度大大超过图书馆订购经费以及消费指数的同期增幅,使得教育科研机构不断减少期刊订购。电子期刊出现后,其使用被严格限制在机构局域网内,仍然使科技知识的广泛传播和公共保存受到严重限制,科技知识变成出版社的垄断产品。

为了打破这些限制,国际科技界提出了科技信息开放获取的理念。20022月发布的《布达佩斯开放获取计划》提出推动科技文献的开放获取,即用户通过互联网免费阅读、下载、复制和传播作品。

200310月,德国马普学会发起柏林会议,通过《关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知识开放获取的柏林宣言》,将开放获取的对象扩展到科研论文、数据、参考资料、照片图表、学术类多媒体资源等,并提出了开放获取的两个条件:

1)作者或版权所有人承诺向所有用户提供免费的、不能撤回的和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复制、利用、传播权利,只需保证以适当方式表明作者权利;

2)作品的完整版本应以标准格式存储到在线存储库中以支持作品的开放获取和长期保存。

《柏林宣言》得到了全球科技界的积极拥护,截至20089月,已经有包括中国科学院、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内的250多个机构签署了该宣言。

2.开放获取的进一步衍生

2.1 科学数据的开放获取

       20041月,经合组织(OECD)科技政策委员会发布《开放获取公共资助研究数据的宣言》,提出要建立公共资助的研究数据的开放获取机制,要建立透明的关于数据作者权、拥有权、使用伦理及其他限制、知识产权保护、使用者责任等的说明规则,通过标准化提高数据的互操作性,建立搜集和传播数据的最佳方法与技术等来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原始性、完整性和安全性,建立数据管理最佳方法和专门服务来促进全球数据共享的高效率等。同时要兼顾开放获取为科研创新带来的利益和保护合法权益所需要的限制间的平衡,在设计科研数据获取机制时应与国家的法律体系保持一致。200612月,OECD又颁布了《开放获取公共资助研究数据的原则和指南》。指出公共资助的研究数据是由政府机构研究获取的数据,或利用任何级别的政府资金资助的研究产生的数据。科学数据主要指用来作为科学研究主要来源的事实记录(数值分数、文字记录、图像和声音等)。实际上,科学数据开放获取中已经涉及到关于数据收集、处理、利用、保存和管理等一系列机制,已经成为科技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组成部分。

2.2 教育资源与教育过程的开放获取

        20079月,在南非开普敦举行的开放教育会议上发布了《开普敦开放教育宣言——解放开放教育资源的潜力》指出,教育者和教育机构通过创造和传播大量的开放资源,建立和推广各种支持内容创建、合作学习、知识共享、交互讨论和开放传播的教育技术,不但使更多人获得高质量的教育,而且能使教育本身更有效,一种新型的以教育者和学习者在学习过程共同创造知识和共同推动知识发展的教育模式,一种以参与、交互、创造为特征的教育过程将应运而生。2008年,麻省理工学院出版了《开放教育:通过开放技术、开放内容和开放知识推进教育发展》,指出开放教育不仅提供了开放的教育资源使得更多的人能更方便地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包括通过虚拟试验或可网络操作的仪器而获得的实验资源),更重要的是利用诸如Web2.0技术使每个学生都可以成为主动的创造者和教育者,教育过程可以真正成为沉浸式、参与式、交互式、合作化和自适应的过程。这种开放教育所支持的知识的可复用性(reuse)、可融汇性(remix)和可重定向性(repurpose)将创造融汇的(blended)和无边界的(Boundary-less)的教育模式,对好奇心的激发、学习过程的参与和交互、跨领域的发现和理解、新知识的产生和优化等将产生深远影响。开放教育将造就新的教育生态(EducationalEcology)

3.科技文献的OA模式

3.1 开放出版(金色OA

开放出版是指期刊论文发表后通过互联网立即免费阅读。开放出版有两种基本形式,一是整个期刊开放出版,所有论文均免费阅读,简称开放期刊;二是期刊本身以订阅为主,部分论文可在交纳论文处理费后开放阅读,简称开放论文。

3.2 开放存储(绿色OA

作者在论文发表后将论文存储到机构或专业知识库,立即或延迟一段时间(一般为612个月)后开放发布。

开放存储可以按照学科来组织(比如物理类的arXiv)或机构(比如哈佛大学的DASH)。如果是大学主持的知识库,他们通常会在OA之外提供相应措施保证文档的长期保存。

知识库自身并不进行同行评议。但它们保存的文献通常是在别处经历了同行评议过程的。知识库可以包含预印本、刊本或两者都有。

3.3 出版社对于OA存储的可选政策

3.3.1 是否允许开放存储

绿色政策,出版社允许作者存储未经同行评议的投稿手稿和经过同行评议修改的最终录用稿;蓝色政策,出版社允许作者只可存储录用稿;黄色政策,出版社允许作者只可存储投稿手稿(部分出版社允许在限制开放时间下可存储录用稿);白色,出版社没有明确允许作者存储论文的任何版本。

3.3.2 存储地点

一般出版社规定只能存储到作者个人网站、所在机构的知识库和资助机构规定的专门知识库中。

3.3.3 开放获取时间

多数出版社规定了论文存储后的禁止开放期,同一出版社的不同期刊的禁用期也往往不同,多为12个月。

3.3.4 其他限制条件

出版社均要求作者和接受存储的知识库在知识库上提供完整的出版来源信息并提供指向期刊网站的 URL

4.OA期刊与传统期刊的区别

OA期刊的基本是电子化的,在线的,免费的,并不受多数版权、许可权限制的。它与传统期刊有以下区别:

4.1 版权方面

与传统学术期刊要求把部分权利转让给出版商的方式不一样,OA期刊版权由作者而不是出版单位来保留,作者对自己公开发表的学术信息始终拥有原始的版权,即OA期刊可以让作者保留基本权利,比如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署名权等。

从使用角度而言,开放存取允许他人免费使用已经发表的研究成果,这种出版模式与现行的版权法并不冲突,因为现行版权法赋予作者拥有限制作品传播的权利,也赋予作者自由传播作品的权利。

4.2 使用权方面

传统学术期刊对用户的不利影响在于出版商取得作者的版权并将其作品出版后卖给用户的只有期刊的使用权。而OA期刊则是当作者同意其作品以开放存取方式出版时,事实上已经用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等许可协议将绝大部分的版权赋予了用户,用户可以无限制地阅读、下载、复制、分享、保存、打印、检索、链接,而作者保留的是精神权利(如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和阻止恶意传播的复制权利。

4.3 出版模式

    传统学术期刊的出版模式为:作者投稿(一般不支付审稿费)学术刊物审稿、组织同行评审排版、印刷、销售发行读者或图书馆订阅。
        OA期刊的出版模式为:作者投稿(一般需支付审稿费)→OA期刊刊物审稿、组织同行评审网络传播读者或图书馆免费使用。
    传统学术期刊的出版模式通常采用读者付费的方式,即出版物以商品形式有偿地提供给订户;OA期刊出版模式则大都采用作者付费的方式。为了提供基本的运行费用,OA期刊利用包括广告、赞助和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等各种途径来争取出版经费,但最主要的仍是作者付费。当然,出版费用的支付能力不是决定是否出版论文的关键,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作者或没有课题经费的作者,出版费用可以适当降低甚至免除,只有质量才是决定是否出版的唯一评判标准。

4.4 传播方式与速度

OA期刊强调开放传播,同一文献可以通过多种途径检索和阅览,交流范围覆盖整个互联网;重视提高信息来源和信息使用的直接性和交互性,重视提高学术交流的时效性。OA期刊快捷的访问方式可以大大提高论文的被引频次。

5.促进OA发展的重要机构

5.1 SPARC(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

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简称SPARC)由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创建于19986月。它是由大学和研究机构图书馆及相关教学和学术机构组成的信息合作组织。SPARC的宗旨在于,旨在纠正学术出版体系的不平衡现象,解决学术机构间信息交流不畅的问题,协助建立网络及数字化的环境,促进广泛的学术信息资源获取与共享,致力于推动和创建一种基于网络环境的真正为科学研究服务的学术交流体系。联盟在1998年刚成立时,主要专注在科学、技术及医学方面的期刊,因为这些期刊的价位较高。从2002年起,服务方向渐渐扩及至人文及社会科学。

SPARC目前拥有约800家成员单位,分布在北美、欧洲、日本、中国和澳大利亚等地,其中绝大多数为美国和加拿大的高等院校,如,阿拉巴马大学、亚利桑那大学、阿肯色大学、波士顿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还包括犹他州大学图书馆协会的12家大学图书馆。2001年,SPARC与一些欧洲组织共同成立了SPARC Europe

5.2 EIFL(图书馆电子信息组织)

EIFL创立于1999 年,总部设于意大利,宗旨是促进亚、非、欧、拉美等洲的60多个发展中和转型中国家的图书馆合作,满足对教育、学习、研究和持续社区发展等方面对知识共享的需求,最终消除发展和转型中国家的知识壁垒。资金主要来自安德鲁·梅隆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福特基金会、欧委会的FP77th Framework Programme)和Tempus 计划、开放社会基金会、UNESCO 和惠康基金会的资金支持。EIFL主要进行以下几方面工作:搭建国际OA知识库,以保证其长期持续性;提供培训活动,提供有关OA政策及在OA期刊、知识库、开放数据和开放教育资源等方面实践的一系列专业内容;在全球范围内号召实行OA政策并推动形成法规制度。

5.3 OASPA(开放存取学术出版协会)

200810月,由英国最大的慈善机构卫尔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发起,就在开放存取日在伦敦成立了开放存取学术出版协会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OASPA)。OASPA的宗旨是支持和代表全球科学、技术和各学科领域的开放存取期刊出版者的利益,通过信息交流、制定行业标准、开发商业模式和出版模型,倡导金色之路”-出版开放存取期刊,促进教育发展,激励创新。

OASPA的创始会员来自开放存取的先驱,包括英国的生物医学中心(BioMed Central),美国的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辛迪维出版公司(Hindawi Publishing Corporation),共同出版社(Co-Action Publishing),哥白尼(Copernicus),医学教育在线Medical Education Online (David Solomon) SAGE SPARC Europe and Utrecht University Library (Igitur)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Gunther Eysenbach)等。

OASPA的会员对学术出版者与专业出版机构开放,包括大学出版社、盈利性出版机构和非盈利性出版机构。会员应真正对开放存取期刊的出版感兴趣,签署柏林宣言或布达佩斯宣言,必须出版过至少一种全文开放存取期刊。也欢迎其他支持OA期刊出版或对发展开放存取有兴趣的个人和机构。会员资格及申请表可通过OASPA网站获取。

5.4 开放获取知识库联盟(COAR

创立于200910月,是在欧洲的DRIVER项目的基础上拓展到全球的成果。为保障项目资金的可持续性,DRIVER项目又吸收日本、中国、拉美、加拿大和美国的机构参加成立了这个跨地区、跨学科的全球OA知识库。目前已有欧美、亚洲共23个国家的90家机构加盟,实现跨地区的全球科研信息互联共享。

COAR旗下有3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各有职责、目标和工作任务。其中一个组负责知识库内容建设,目前遇到存储的时间和激励机制不够,资助机构和大学缺少政策支持的意识、出版商对自助存缴政策的概念模糊等问题。这个工作组将帮助COAR成员单位消除这些壁垒;第二组负责知识库的互操作性;第三组重点支持知识库网络框架建设以及培训知识库管理人,支持地区和全国的知识库计划并推动知识库管理人才的专业化。

COAR制定了清晰的开放存缴的互操作路线图:到2013年,对IR现有的和新增的互操作服务、与这些服务相关联的互操作性标准和指南等方面做整体描述,提出互操作性应具有作者标识、自动存储、存储网络、使用统计、长期标识符、跨系统内容转换等7方面功能。到2015年,明确互操作性及其标准规范的内容和基础设施政策并加以推动。

5.5 开放获取政策机构联盟(COAPI

2009 年,堪萨斯大学是美国第一个对发表在同行评议期刊上的学院研究成果采用开放获取政策的公立大学。这个政策维护了堪萨斯大学将他们的期刊出版物提供给世界各国的同行广泛而自由获取的权利。同年7月,这个大学带领北美洲其它21个已建立开放获取政策的大学和专科学院,包括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以及蒙特利亚的康卡迪亚大学,共同建立了一个新的开放获取政策机构联盟(Coalition of Open Access Policy Institutions,简称COAPI),共同协作并分享具体的实施策略,并从国家层面对机构的开放获取政策进行宣传倡导。目前COAPI已经包括北美46所大学和研究中心。集体努力支持联邦研究公共获取法案FRPAA,支持Access2Research白宫请愿书等。

6.与OA相关的重要标准

6.1 OAI协议——解决开放获取系统之间数据互通问题

Open Archives Initiative,简称OAI协议,是一种独立于应用的、能够提高Web资源共享范围和能力的互操作协议标准。OAI最初目的是为了学术性电子期刊预印本之互通性检索而设,因为数字图书馆所遇到的互通性检索问题与之相似,所以2000年上半年,OAI计划便将其适用范围扩展至数字图书馆领域。

为达成加强系统间之互通性的目的,更准确地取用学术性电子全文资源OAI进一步发展诠释资料撷取协定(Protocol for Metadata Harvesting,简称为OAI-PMH)以利运作。OAI-PMH是以HTTP为基础,在协定中,储存地被定义为可取用的网路系统,其包含可使用撷取协定进行检索的诠释资料;这些释资料以XML的编码(encoding)格式传回,不过需要使用无修饰词(unqualified)Dublin Core-元素集(Element Set)来支援编码记录,然而OAI的协定也允许使用其他有支援XML记录定义。另外,OAI-PMH亦可支援PerlJavaC++等程式语言。OAI-PMH主要的功能在於从电子全文的典藏处获得诠释资料,并予制作索引以为搜寻线索,达到便于搜寻电子全文的目的,而在进行全文检索时OAI-PMH会以不同的格式提供诠释资料。

OAI解决各了个数据系统之间互不隶属、资料分散存储、难以整合等问题的一种能够合分布式存放的系统之中文献的架构标准OAI协议的建立为数字资源联合目录的建立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6.2 创作共用-署名许可(CC BY——解决开放获取的版权问题

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简称CC)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也是该组织所提供一系列弹性著作权许可方式的名称。知识共享组织的主要宗旨是增加创意作品的流通可及性,作为其他人据以创作及共享的基础,并寻找适当的法律以确保上述理念。

知识共享的理念和copyleft紧密联系。传统的著作权中有两种极端,一端是保留所有权利All Rights Reserved),另一端则是不保留任何权利(即公有领域public domain)。该组织试图在两者中间广大的灰色地带保有弹性,使得创作者可以保留部分权利Some Rights Reserved),思索知识产权信息时代的意义。知识共享提供多种可供选择的许可形式及条款组合,创作者可与大众分享其创作,授予其他人一定条件下再散布的权利,却又可能保留其他某些权利。

六种核心许可条款

知识共享协议允许作者选择不同的授权条款和根据不同国家的著作权法制定的版权协议,版权持有人可以指定以下的条件:(以下条件均不适用于原始创作者)

标志

英文

缩写

全称

说明

Attribution

BY

署名

您(用户)可以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本作品;您必须按照作者或者许可人指定的方式对作品进行署名。

NonCommercial

NC

非商业性使

您可以自由复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您不得为商业目的而使用本作品。

NoDerivs

ND

禁止演绎

您可以自由复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您不得改变、转变或更改本作品。

ShareAlike

SA

相同方式

共享

您可以自由复制、散布、展示及演出本作品;若您改变、转变或更改本作品,仅在遵守与本作品相同的授权条款下,您才能散布由本作品产生的派生作品

在没有指定“NC”的情况下,将授权对本作品进行商业利用;在没有指定“ND”的情况下,将授权创作派生作品。另外,含有“NC”“ND”知识共享协议将不被认为是自由文化协议

许可条款

BY

NC

ND

SA

署名(BY

     

署名(BY-相同方式共享(SA

   

署名(BY-禁止演绎(ND

 

 

署名(BY-非商业性(NC

   

署名(BY-非商业性(NC-相同方式共享(SA

 

署名(BY-非商业性(NC-禁止演绎(ND

 

 

这些不同条件共有16种组合模式,其中4种组合由于同时包括互相排斥的“ND”“SA”而无效;1种没有以上任何条件的协议,它相当于公有领域。在CC 2.0以上的版本,又有5种没有署名条款的协议被列为淘汰,因为98%的授权者都要求署名。简化后剩下6种许可条款。

7.掠夺性出版商

开放存取出版在学术出版界广受推崇,开放存取出版模式一直被认为拥有着许多传统期刊出版模式所没有的优势。但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的一位负责元数据处理的图书馆员杰弗里·比尔(Jeffrey Beall)则认为,过分热心的开放存取倡导者们正在营造一种掠夺性开发的市场环境,而这却大大威胁到了学术出版本身的可信度。

每年的学术交流中都充斥着成百上千种新发布的、次等的论文,这为尽责的研究人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们不得不从中筛选,过滤掉无价值的研究论文,于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所谓的掠夺成性的出版商——就是那些非专业性地利用黄金开放存取出版模式来为自己赚取利润的出版商。这些出版商利用骗术来让自己表现出正统性,从而诱骗研究人员将他们的作品提交,而后又向这些作者们收取出版他们作品的费用。其捕食对象多是一些大学三年级的教职工和研究生,这些出版商会向他们炮轰似的发送一批教唆性的垃圾邮件。通过从一些正统出版商的网站上获取一些数据,他们还会发送一些个性化的垃圾邮件,通过大肆赞扬研究人员之前所取得的成功以及邀请他们提交新作来诱骗他们上钩。许多这些假冒的出版商虚伪地声称他们将实施严格的同行评议,但事实表明他们只是在接收到作者支付的费用后即按常规出版了论文的初稿。还有一些出版商甚至在还未获得相关领域科学家的允许前就直接将他们的名字添加到他们的编辑委员名单中,他们还做过其他一些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

为了帮助学者们辨别这些掠夺性出版商,弗里·比尔制作了一个称为掠夺性开放存取期刊的黑名单(http://scholarlyoa.com/publishers/),2010年的时候列表包括23个出版商,到2011年已经超过225个了,这表明掠夺性期刊和出版商的数量正快速增长。